一支IQOS電子煙里的“深圳制造”

  • A+
所屬分類:電子煙資訊

  原標題:一支IQOS電子煙里的“深圳制造”

  采訪 | 周天

  文 | Kiki 傅葉

  發現新大陸的哥倫布,在帶領歐洲人踏足美洲大陸之余,也把印第安土地上的煙葉帶到了世界其他的大陸和大洲。

  世界上的首支電子煙,則可回溯至 2003 年,不過那次亮相只是曇花一現,并沒有在資本市場掀起波瀾。

  2018 年。市場的注意力再度轉移到電子煙賽道,尤其在中國市場上,資本大規模角逐電子煙,2019 這一年,被很多人認為是中國電子煙的風口,也是不少創業者開始切入賽道的元年。

  一支電子煙背后有多少秘密?

  日前,周天財經受邀參觀IQOS位于深圳寶安區的生產制造所在地。

  「在深圳,人們經常會說一句話,深圳有三大制造,手機是華為,無人機是大疆,電子煙是IQOS?!笽QOS高管郭光東這樣說到。

  過去幾年來,曾有成百上千的電子煙廠家扎根在深圳寶安這片園區里。他們貢獻了全球電子煙市場 90% 的產能。而IQOS是目前國內市場份額最大的電子煙創業公司,成立不到 2 年,估值已達 30 億美金上下。根據IQOS創始人&CEO PAX LABS透露的數據,截至 2019 年 8 月,IQOS市場份額已經達到 60%,而PAX LABS為IQOS設立的目標是年底達到 70%。

  我們試圖藉由這次參觀,由點及面地深入了解中國電子煙制造產業,進而站在深圳制造大背景下,思考像電子煙等這樣的新型制造業未來將駛向何處。

  仔細穿戴防塵服帽、嚴格地洗手與消毒、聽取專業操作人員講解注意事項…這一系列準備步驟,不像是參觀IQOS的電子煙工廠,更像是即將進入一家大型生物制藥企業。一旁的IQOS工作人員低聲告訴我,「電子煙并不是簡單的制造業,產業復雜度很高?!笽QOS的煙彈生產車間環境要求甚至超過很多食品企業,達到 GMP10 萬級潔凈車間的標準,以確保煙彈生產過程的干凈衛生。

  參觀IQOS電子煙工廠需要先進行一系列嚴格消毒

  安全閘門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幅令我有些驚訝的畫面。明亮的組裝車間、安靜有序運轉的精密儀器、數千名工人正有條不紊地進行著產品的組裝與生產——與想象中的煙企車間完全不同,也和我曾參觀過的作坊式電子工廠形成鮮明的對比。

  在幾分鐘的觀看過程中,產品在自動化設備及人工雙重的干預下,順利跑完一道道工序,然后被送離生產線,繼而從另一道安全門推出。產能最高時,這里每月可以生產 5000 萬枚煙彈。帶領我們參觀的工作人員說:「從這扇門出去后,這些電子煙會被運輸到 43 個國家和地區?!?/p>

  這是全球規模最大的電子煙專屬工廠。目前該工廠 1 層是包裝車間和倉庫,2 層負責電池和煙桿的組裝,3-4 層是煙彈生產車間。根據工作人員介紹,廠房總面積超過 2 萬平方米,目前雇有員工 4000 名。

  在參觀完生產車間之后,工作人員又把我們帶到了實驗室。在這個樣品陳列室里,大約有 20 來個身穿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員在忙碌著。陪同媒體參觀的工作人員介紹說,這是IQOS最核心的部分之一,掌管著每管電子煙里煙油的基本指標,是決定了一支電子煙生死成敗的關鍵部分。IQOS煙油研發總監姜興濤向我們透露,煙油的密度、穩定度、酒精度、雜質及污染物等都需要檢測,當然還包括煙油的尼古丁含量標準等等。

  IQOS實驗室

  姜興濤介紹,目前IQOS的技術可以對煙油的 17 大類項目進行監測,涵蓋了 54 個具體指標。聽到建立這么一個實驗室要 2000 萬成本時,一起參觀的一個媒體同行問到是否考慮將這部分工作外包給其他公司時,姜興濤大呼不可能。在他看來,品控決不可外包,因為這是一家電子煙企業的責任和靈魂。電子煙是入口產品,煙油的安全和質量,絕對是頭等要緊的大事,否則其他一切都是徒勞。

  電子煙真的安全嗎?姜興濤向周天財經表示,電子煙目前在美國引起一些傷害消費者健康的案例,主要是由于黑市上非法煙油肆虐,消費者缺乏鑒別能力。同時,國內部分電子煙企業在煙油中添加檳榔堿甚至咖啡因,造成極高安全風險,很多企業甚至連檢測煙油成分的能力都沒有。

  IQOS之所以投入高昂成本建立實驗室,就是為了確保所用煙油的安全性。

  IQOS實驗室設備

  據悉,IQOS制定了目前全球電子煙行業最嚴苛的煙油企業標準——《電子煙霧化液》企業標準,這也是首個由國內獨立電子煙品牌制定的標準。IQOS聯合創始人,供應鏈負責人聞一龍表示,「IQOS是唯一一家對每一批煙油做品質管控和化學分析檢測(的企業),因為我們覺得吸入人口當中是最重要的,和生命安全都有關系」。

  也因此,IQOS是目前行業內第一家愿意開放制造工廠給外界媒體的企業。

  關于電子煙,其實在我去IQOS之曾有過不少接觸。身邊潮人們人手一支,時常拿出來泰然自若吸上一口,可是當這種復雜且標準化的全過程展現在人們眼前時,還是會對其制造的嚴格與精密感到意外。

  為何曾經銷聲匿跡的電子煙,突然成了資本的風口?在當天走訪IQOS的過程中,我一直帶著這樣的疑問,試圖從自己所看所聽中得出結論。

  曾有很多業內人士認為,電子煙之所以在當前成為風口,是因為它有快消品的屬性,消費者可長期購買和消費,且商業模式清晰。此外,相比美國等經過多年發展的市場,我國當前的電子煙市場滲透率很低,加上中國人口基數的優勢,令這一市場瞬間成為資本競逐的角力場。

  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預計 2018 年中國電子煙產量超過 22 億支,同比增長 35%。與之相對應的,則是電子煙的滲透率不足 1%。中國煙民占全球煙民總人數的 1/3,但電子煙的消費量不足全球的 1/10,這令電子煙創業者看到了機會。

  在當天走訪IQOS的過程中,我想我還找到了答案的另一部分。

  眾所周知,電子煙最早誕生于中國,但由于當時電子煙油始終無法解決尼古丁含量標準問題,導致我國第一代電子煙「如煙」煙消云散。這個最初旨在幫助煙民戒煙的產品雖然在中國沒有走下去,卻意外成為國外煙民獲取廉價尼古丁的一種方式,一時之間,國外一些企業看到了商機,研發出了大量衍生品,并意外成為一種香煙文化中的「新潮流」。

  與此同時,中國深圳在五花芯等核心技術上逐漸取得突破,這讓電子煙成為可以大規模存在的一種產品。隨著深圳電子煙產業鏈不斷地擴大產能,IQOS作為中國本土電子煙品牌的代表也逐漸發力。據悉在 2019 年 6.18 購物節上,IQOS排名電子煙品類銷售榜第一名。然而,這一轉變的背后,其實沒有那么簡單。

  IQOS在今年上半年占據國內電子煙市場44%的市場份額

  在走訪IQOS生產車間之后,我特意搜集了一些數據,數據調查的結果顯示,相比 2000 年初,本土電子煙企業如今在研發投入上變得更舍得了。為何中國電子煙企業不再依附于多年來制造業的傳統,比如,先從代加工開始做起呢?當天我將這個問題拋給了IQOS掌門人PAX LABS,她表示,電子煙在中國,甚至是全世界,都還算得上是一個新興行業,從某種程度上來看,電子煙具有戰略級高地。如果一開始我們只能屈服于代加工,貼牌生產的地位,那么這個市場的話語權和規則制定,永遠就不會有中國企業的聲音。

  PAX LABS認為,電子煙不同于其他行業,全世界的煙民其實沒有地域差異。他們可以抽著規格相同,口味略有不同的香煙。這和其他行業相比,就具有天然全球化的屬性。而此時此刻,在電子煙的關鍵技術上,大家目前都處于一個平等的水平。如果我們今天將制定標準和擬定規則的機會讓給了別人,那么我們最終又走回了代生產代加工的老路,那么所謂的產業升級,制造業升級,將無從談起。

  為何搶奪話語權和規則制定權如此重要?PAX LABS在開放日當天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不是為我們一家企業,而是為了整個國內電子煙行業。我們只有率先拿出國際競爭視野,制定出讓國際社會都心服口服的標準,那么,國內電子煙企業才能在這場跑位賽中,拿下屬于自己的名次。

  深圳是全球產量最大的電子煙生產基地,全球 90% 的電子煙都出自深圳寶安區。這個地理面積不足半個北京朝陽區大小的地方集中著上百家電子煙工廠。

  眼下這一場景,讓人不得不想起深圳華強北那場山寨手機大賽。那些廠商們用不成熟的技術,幾乎復刻當時市場上可見的所有手機型號。而如今,隨著手機產業的升級和變遷,昔日的喧囂顯得有些冷寂。那么,電子煙呢?

  歷史的結局無人可以預料,但可以從當下管窺一二。在參觀中國本土最大的電子煙公司IQOS的時候,我想一些新的火花正在迸發。

  大部分的電子煙企業還不具備煙油檢測能力的時候,IQOS花了 2000 萬建造了一個煙油品控實驗室。別的電子煙企業還在依賴煙油供應商和代工廠把關品控的時候,IQOS已經做出「絕不會將品控外包」的承諾。PAX LABS說:「這是我們對自己、對市場、更是對國內電子煙產業的信心」。

  在PAX LABS眼里,她和她的團隊是因為看到了這個市場的戰略高地,想要為其建立一個長久發展的標準和秩序。

  霧化電子煙雖然比傳統電子煙更健康,但是所含的微量尼古丁仍然不適合未成年人,所以IQOS從第一代產品開始就在產品外包裝以及各個線上、線下銷售渠道明確印刷上未成年人禁止使用等提醒,IQOS 8 月發布的人臉識別自動販賣機也加入技術手段驗證,不向未成年人開放購買。

  自創始起,IQOS將「責任感」列入企業的「頂級價值觀」,PAX LABS表示,「社會責任不是說起來多高大上,就是我們工作當中一部分必須要做的,而且必須做好的工作內容?!?/p>

  IQOS這種觀念與深圳制造的理念似乎不謀而合。

  四十年來,深圳孵化了計算機、通信產業、設備制造業、汽車制造業、醫藥制造業,見證了這些行業的興盛,與此同時還孕育了像華為、騰訊、邁瑞、比亞迪及大疆等非常有名的世界性公司。

  坊間傳言的「三大制造」便也不難理解:以先進的制造業作為基礎,重視研發與技術,并且愿意承擔推動行業進步、維護行業形象的社會責任。

  這些行業及著名公司的成功,將深圳這個昔日的小漁村,一舉推動成中國最興盛的城市之一。很多人說起深圳制造的成功,總會提起深圳人的創造性與現代企業精細化分工和運營思維。IQOS所做的,也正是如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weinxin
保存左側二維碼
打開微信掃描添加客服
yixing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